调侃:经济学大腕急辩“超女”
时间:2006-4-13 来源:

2006年“超女”选拔赛即将拉开帷幕,为此,近期观察报“日子圆桌”栏目日前模拟邀请了国内外多名经济学家也专家围绕“超女”现象展开讨论。以下为经济学家的模拟发言内容: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吴敬链:一年前我就说超女是个没有规矩的赌场。现在我还会坚持这一观点。

    高华证券副董事长许小年:我认为今年超女的选票不会超过1000张,超过1000张那就证明有泡沫。

    摩根士丹利全球首席经济学家斯迪芬.罗奇:超女的兴起,将给中国带来三大变革:一是刺激了电视产业的繁荣;二是刺激了消费;三是维护了社会的稳定,因为所有人都去看超女了已经顾不上打架了。

    香港中文大学教授丁学良:中国真正称得上“超女”的人不超过三个。

    人民大学校长纪宝成:随着超女效应的扩大,要严格限制超女的国籍,对于那些有海外户口的女孩要加大审核力度,否则会危害国内超女的安全。

    北京大学CCER主任林毅夫:超女选拔赛的现场一定要节约,可能有些人认为超女擂台就是盖新房子,这个理解是不正确的,需要避免,要严格防止超女擂台赛大拆大建。

    北京光华管理学院副院长张维迎:对超女的反思,我们一定要理性。目前有关超女的争论中,情绪发泄多于理性思考,直觉判断压过逻辑分析。

    中国国民经济研究所所长樊纲:要防止网络上的意见对超女的选拔产生影响,网民是一个特殊的群体,但中国更大的利益群体在网的外面,多数的农民、民工都不在网上,不是网民能够代表的,所以网民不能以民意代表自居。

    清华大学社会学系教授教授孙立平:在我们今天的现实生活中,我们不得不承认,一些底线经常被突破。这说明,我们这个社会生存的一些基础正面临威胁。在改革中,无论是旧体制还是新体制,要正常地运行,都需要有更基础的东西作为前提。因此,在超女选拔赛中,我比较赞成崔永元的一句话:“我不是有什么道德洁癖,我没有特别高的要求,我要求的只是道德底线。

    北京大学教授周其仁:“超女”现象考问我国的教育体制。什么是“当下我国教育面临的根本问题”?我认为不是“产业化”或那根本子无虚有的“市场化”,而是教育严重不能满足人民群众日益增长的需要。现在广招批评的“教育乱收费”,恰恰是教育不能满足需要的一种表现。教育政策的当务之急和长远任务,是动员社会多种资源和力量大力发展各类教育的数量,提升教育的质量。空喊口号贻误时机,只会越来越被动。

    香港中文大学教授郎咸平:超女是国有的品牌,要警惕一些利益集团借MBO之名鲸吞国有资产。因此,为了避免这种事情发生,在运作中,要实行企业信托责任制度。

    社科院金融研究室主任易宪容:超女为什么还不够火,我认为高房价是罪魁祸首。只要大家拿出看超女的勇气来抵制开发商涨价,北京的房价今年肯定要降。

    华远集团董事长任志强:在看超女的人中,分为两类人——一类是穷人区,一类是富人区。这很正常。过去中国都是‘穷人区’,现在出现‘穷人区’和‘富人区’是很正常的,就像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一样,也要让一部分人先住进‘富人区’,以后才能都变成‘富人区’。”

    银河证券首席经济学家左小蕾:在超女的带动下,国内股市连续向好,目前已经突破了1300点。新老划断和再融资不是洪水猛兽,现在应该是管理层给市场一个明确时间表的时候了。管理层应当提早给出时间表,好让市场吸收信息,预留出调整和释放的空间,把可能出现的冲击效应降到最小。如果管理层总是说新股发行没有时间表,市场总是在无法预期中寻找短线炒作的机会。

本信息真实性未经威流贸易网证实,仅供您参考。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我要评论】 【打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