赚钱是最重要的美德?
时间:2006-4-19 来源:

2006年的情人节,日本互联网集团活力门(Live door)原总裁兼董事堀江贵文过得可并不浪漫,他和活力门的另外三位高管已经被捕一个多月,并在情人节前夕被控违反证券法。然而,这个“违法分子”曾被认为是创业者心中的偶像、日本的网络新贵,被捕前还是日本经济产业界的风云人物。

    应该再早一点休学创业 

    1996年,堀江在东京大学就读时,就因感受到网络的商机而辍学,创立了活力门。他曾经公开遗憾表示,比尔·盖茨20岁就休学创业,“我却到24岁还保有大学学籍,在那时,我已经落后他四年,我实在应该再早一点休学创业。”

    此后,活力门网站以惊人的速度取得发展,并于2000年在东京证券交易所创业板上市,从而跻身日本三大门户网站行列。尽管2004年以前,堀江也只不过是众多无名的网络企业家之一,但活力门很快成长为一家类似雅虎的门户网站,提供从在线商城、职业介绍到电子邮件在内的所有服务。它在日本受欢迎程度之深,以至于光2005年9月以前的税前利润就已经达到了112亿日元。截至2005年9月底,这个24岁创业、27岁公司上市、33岁富豪排行的年轻人,已经拥有近50家子公司,并经营着收入达到784亿日元的大公司。

    从堀江贵文第一次出现在公众视线中开始,他一直给人的是以反传统为特征的“嚣张”印象:他总是乘坐私人喷气式飞机进行长途商业旅行,开着招摇的法拉力跑车;无论什么场合,他出现的时候总是穿着牛仔裤和T恤;他喜好美食和美酒,毫不在意自己的啤酒肚,自从离婚后就一直跟模特传出各种绯闻;他还有一匹叫做“江A梦”的赛马,含蓄地暗示着他想要成为无所不能的“多啦A梦”(机器猫)的野心。

    吝啬是很重要的事

    身为IT企业的总裁,堀江认为吝啬是很重要的事,“特别是刚成立的风险性企业,节省的精神绝对必要。如果打算要降低公司开支,想要降低多少都有可能,而公司的获利也会因此而有相当大的改变。我自己实际开公司后,总之就是省省省!”

    “我在六本木的住商混合大楼里租了一间月供7万日圆的房间,家具和计算机都是去回收品专卖店或是二手商店买来的,就这样开始了公司的运作。房间大概只有几平米,真的是很小的空间。虽然如此,公司的营运很顺利地上了轨道。”

    公司的开支该用在什么地方,全部都是由公司会议来决定,基本上来说交际费是不会被认列为公司开支。因为事实上这些只不过是假交际费之名的玩乐费用。堀江认为,现在的日本社会,假借交际费、招待费的名目太多,有一些“老伯”就这样滥用公司的开支,在银座的酒店当起大爷。严格来说,他们都可以算是税金的小偷。

    要持续对赚钱的兴趣和执着

    做生意是靠速度来决胜负,简单而迅速的判断出“风险和报酬”的平衡点就变成必要的事了。举例来说,当他的公司员工在烦恼“我真的不知道下次开始进行的业务能不能成功时”,对此堀江会告诉他:“不就是风险和报酬嘛!要花费多少钱?10万日元?如果是的话就去做吧。”风险10万日元,可期待的报酬如果有1000万日元,就什么都不用考虑,马上去做就对了。
每个人都应该知道自己能够承担风险的范围,如果判断风险不大,就什么都不用考虑,做了再说。如果风险似乎大了些,就和可能的收益去比较,简单地去判断哪个较高就好了。然而因为考虑了一些不必要的事,好不容易来到的生意机会就错失了。

    具体来说,基本概念就是“究竟为了什么做生意?”做生意的目的就是要聚集金钱,然后,再把所聚集到的钱拿去投资,扩大公司的营运。保持这种动机是很重要的。总而言之,做生意的基本概念就是所谓的要持续对赚钱的“兴趣和执着”。在扩大公司营运的同时,进行更大的生意,并因此有更多的钱进账。遵循这种基本方针,让资金流通就是堀江的工作。

    这种简单化思考最大的好处在于,不管对象是谁都能够说明。如果能把判断标准全部都换算成金额,以数据来表示,就能够轻易地说服别人。

    但是,堀江认为他所做的事,谁都可以模仿。从风险和报酬的角度去简化思考,针对各式各样的议案,全都把它换成金钱来看,只要报酬高过风险,就不必考虑那些困难的事,赶快开始做就好了。要赚钱的方法就只有这样。所谓的商业,就是无论如何都要赚钱的世界。如果不能理解这些的话,还是不要做生意比较好。

    只要能赚钱,悉听尊便

    堀江的崛起当然不是只靠鄙视传统的离经叛道,事实上他在经营公司时,把“赚钱高于一切”的箴言发挥到极致。他可以左手斥资几百亿吞下富士电视台,右手算计员工买的三块钱纸杯、一枝铅笔是否货比三家,证明确实是最便宜的。甚至买个麦克风,堀江也要求相关人员提出数据,证明买这支麦克风的“性价比”。否则,别想用公费报账。

    在堀江手下做事,连一元钱都别想多拿。他发薪水,完全看数字绩效,每个员工为公司赚了多少钱,到每季考核时报表亮出来一一检验,谁为公司赚得多,谁就领得多。赚得少的,对不起,减薪时间到了。

    因此考核后,每个员工的薪资与职位都会出现非常大的调整。所以,活力门的员工薪资有着极大差距,同样是二十几岁的平级员工,月薪可以相差12倍之多。至于人事的升迁,堀江更是把绩效摆第一位,只要业绩表现好,年轻人也能当高层干部。譬如一位到职才一年零四个月的基层员工熊谷史人,虽然去年只有27岁,却因战功卓越,晋升为最年轻的执行董事。而陪着堀江创业的“元老”,也是要看绩效数字决定职位,若数字不佳,一样逃不了被降级的厄运。

    至于公司内的部门是否有存在价值,也完全是看这个部门的获利数额。2005年6月,活力门共设有十个事业部,堀江要求,事业部想要存续,最低标准是营业利益必须达到5亿日元,一旦达不到此标准,不是被消灭,就是并入其他部门。为求公平竞争,各部门要发展任何事业,只要能赚钱,悉听尊便。
商业世界以成败论英雄

    堀江贵文的这种种做法虽然使很多年轻的日本人重新思考企业经营的观念与价值,但也因为其侵略性十足的个人风格而时常招致媒体的批评,更被传统的商业势力所不容,为此,他曾经宣称:“所有的罪恶都来自上了年纪的商业经理”,他还扬言要“杀死所有的报纸和电视”,将活力门变成具备一切功能的媒体帝国。对于已经习惯在日本的派阀政治、利益交换间生存的商人来说,过于张扬的堀江无疑是“异类”,他完全不遵照传统的游戏规则,有赚钱的机会就抢,对老派的商业传统嗤之以鼻。然而,在这个以成败论英雄的时代,“他曾经震落松枝的威力在这个时刻也都变成了戏弄自己的百兽之王”。他入狱后,曾被他公开讥讽的“上了年纪的商业经理们”互相打招呼时都不时引用他的一句名言:赚钱,是最重要的美德?这句曾经被日本年轻人热捧的名言在此时由陈述句被改成了疑问句,成了戏弄和反击堀江的笑话。

    尽管与他同时被捕的三人均已坦白认罪,狱中的堀江态度却依然强硬,到现在为止堀江一份供词也没有,但是他被捕一天后,活力门就宣布解雇了创建这家互联网集团的堀江贵文。活力门60岁的平松庚三被任命为活力门新总裁,28岁的熊谷史人取代了堀江在董事会的职位。

    用欺骗的方式,赚钱就不是一种美德了

    据日本警方调查,在堀江的授意下,活力门公司在东京证券交易所创业板上市的子公司于2004年10月宣布收购一家实际上已经处于该公司控股之下的出版公司,并伪造了该公司的经营情况,大幅虚增了销售额和税前利润,编造了该公司具有强大成长性的假象,以此来欺骗投资者,并使许多投资者遭受了巨大损失。活力门公司总部也涉嫌从事虚增公司利润、拉升公司股票价格及采用股票交换的形式收购其他公司等活动。

    活力门解雇堀江时,东京证券交易所又采取进一步行动,对活力门和其子公司Live door Marketing实行特殊监管。与此同时,日本东京证券交易所发言人宣布,如果活力门公司违法金融行为经调查属实,活力门股票将在交易所停牌。其实,活力门公司股票1月25日恢复交易股价跌去逾80%,股票遭到大量抛售,公司股票市值在短短几天内缩水数千亿日元。这位不拘一格的另类新贵富豪,已经被财务欺诈丑闻推上风口浪尖。曾如日中天的活力门如今已然四面楚歌……

    看来,如果赚钱采用的是合法的方式,不论“那些上了年纪的商业经理们”多么讨厌堀江,日本年轻人依然会把堀江奉若商界神明,而“赚钱究竟是不是最重要的美德”之争可能就没有这么强烈了。说极端一点,有能力的话,谁爱赚钱谁去赚,越多越好,用什么方法也都无所谓——但是,不应该骗股东的钱,也不要破坏既定游戏规则。

本信息真实性未经威流贸易网证实,仅供您参考。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我要评论】 【打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