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州企业家的牛绳理论
时间:2006-4-19 来源:

北京产权交易所静悄悄到温州又作了一次国企项目推介。但双方的合作可谓意兴阑珊,谈了数月,所获无几。在媒体追根究底时,北交所比较厚道地说是多次谈判才能成熟,而有北京企业代表就直言温州商人“浮躁”:“他们很急,没有耐心,所以北京企业推出的这些有一定技术和文化含量的长期投资项目,我估计比较难入他们的视野。”还有人打了一个比方:“他们(温州企业)一定要看到一头牛,仅给他们一条牛绳而看不到牛,他们是不愿意牵绳回去的。”

    这个比方倒也新颖,可惜并不能证明民企的浮躁。

    照温州企业的说法,问题主要在于股权、人员安置和观念。温州企业要求控股权,不考虑下岗人员安置。但北京国有企业体制约束住了温州企业的这种诉求。也就是说,温州企业既无法控股,也不能调配劳动力资源,谈判过程如漫漫长夜,似乎温州企业就剩下了出钱的份。

    这到底是温州企业家目光短浅,还是体现了温州企业家精神?

    民企抓住一根牛绳,当然是想牵住牛鼻子,最后牵住整头牛。这个形象的理论表现在两个方面,一是牵住牛鼻子,掌握控股权和资源配置权,不怕整头牛跑了;二是收购与已从事的产业相关的企业,这样通过原来的企业这个牛鼻子,能降低成本提高盈利,进而牵出整头牛。这个理论的范本就是中石化最近的私有化举措,无非是掌握控股权,划清产权边界,而后对于企业资源进行调配。

    虽然从经验来看,通过代理人或者资本市场的相对控股也能实现资源有效调配的目标,但在一个牛绳未见就能把牛吹成大象的市场,或者在一个产权改革动辄得咎的市场,最有效率的办法莫过于牵住牛绳、抓住牛身之后,再作投资与经营决策,损耗的时间成本与此后可能存在的陷阱相比,不值一提。

    从已有的国企改革而言,已投资的民企充满了血泪教训。附着于产权之上的资产与人员等资源处置权常常成为他人手中的牛绳等事例,想必都使民企印象深刻———既然牵住牛绳都拉不出牛,更何况牛绳还在他人之手?这些公开的合法的契约,有时等同于一张废纸。要求回报的速度就成为企业家的必然选择。

    民企的博弈能力低下,并未获得与财力相称的政治地位,更使他们战战兢兢,如履薄冰,如临深渊。当然,那些顶着民营实则由官员入股的特权企业不在此列。

    据媒体最新报道,一份内容详尽的关于中国石油业准入标准的征求意见稿,已经由国土资源部油气管理处起草完毕。文件规定,民企挖油的注册资本从最初的60亿元提高到100亿元;另外,还要求新进者的勘探高级工程师要占到技术人员的10%-20%。这一名为推动垄断行业开放,实则固化垄断企业利益的做法,形象地反映了民企的生存困境。要知道,我国第一家民营石油公司长联石油集数家公司之力,注册资本不到10亿元,而高级工程师,中石油最大勘探开放高工只有38人、地质高工只有25人。

    不仅受到政策歧视,由于其资金等各方面所限,民企通常被指责为环境污染与市场诚信的罪魁,这使得政府在惩处民企时振振有辞,而社会舆论对此的谴责也毫不留情。对于民企的保护成为人人皆知的真理,却常常遭到漠视。最近,对于私有产权的保护因为物权法姓氏问题的讨论,又进入新一轮冰冻期。

    民企牛绳理论,实在是对此现实的无奈应对。而有关部门或者国企人士,面对此现实,不是反省市场秩序被人为搅乱,不是反思对于产权的尊重意识匮乏,反而将责任推给民企。也从反面证明,温州商人的牛绳理论是多么正确!
尽管远征欧盟获得了一定的成效,但迈出飞机舱门的周大虎还在回味刚刚经历的谈判历险。这让人回忆起4年前,温州打火机远征欧洲时的情景。

    从“全然不知”到“首次亮相”

    2002年3月19日,温州打火机开始了抗击“CR”的破冰之旅。启程前,面对媒体探问此行胜算,温州日丰打火机厂老总黄发静攥着护照,坚定中略带紧张:“我没有把握,胜败真的不知道,但是这第一步还是迈出了。”

    一项用来限制儿童开启打火机的安全措施,被称为中国打火机面临的“生死劫”。1994年,美国“CR”法案锁死温州打火机输美之路,温州企业却浑然不知。1998年欧盟效仿美国,在全然不知的情况下,“CR”又一次砸向温州打火机。

    温州打火机意识到架在脖颈的“生死劫”是在3年后。2001年10月2日,黄发静收到当时欧盟打火机进口商协会会长的一份传真。此后的日子是近半年的奔走呼吁:“当时没有任何应对贸易摩擦的经验,怎么敢跟外国人打官司。但是我们再也不能坐以待毙!”

    因此,在欧盟表决的最后期限,黄发静一行3人的协会交涉团与外经贸部有关领导组团赴欧。

    这是民间商会在国际贸易纠纷舞台上第一次亮相。黄发静仍记得那年4月3日在中国驻法大使馆与“CR”法案炮制者的较量。“有人质疑中国人copy(复制)他们的产品,气氛一下子十分尴尬”,黄发静说,“我不会说英语,但是希望他们不要以偏概全。”他从口袋里掏出自己厂生产的打火机,举在半空,用一句“NOCOPY”打破当时的沉寂。

    这便是温州企业首次直面贸易壁垒中搏来的智慧,用自己的力量来争取公平。正是这种主动出击,数次过招,使这个法案推迟了4年。

    当今年2月“CR”再次启动,已有经验的温州打火机企业显得老练多了。昨日,再征欧盟的中国打火机代表团给“CR”阴云笼罩的打火机赢得一线转机。带回转机的周大虎说:“欧盟这次会实施‘CR’,但也会考虑我们的新修改意见,我们会适应新的游戏规则。”

    从“无人应诉”到“首战告捷”

    2002年6月份,“CR”法案炮制者等不及把中国打火机赶出欧盟市场,便又使一招,提起反倾销申请。早在1991年,欧盟就对中国出口的打火机进行反倾销调查,打火机被课以16.9%反倾销税,但却无人应诉。2000年,这个反倾销税被要求延期5年,同样无人应诉。

    2002年6月23日,接到反倾销调查通知的温州打火机行业沉思许久:“反倾销”政府不能介入,自己又一无所知,但从应对“CR”中得出的智慧提醒温州企业不能再“任人鱼肉”。为此,温州烟具行业协会特邀法律专家举行专题分析,边辅导边抗击。结果,烟具行业决定联合应诉,并筹措应诉专项资金,组织15家企业递交产业无损害抗辩,1家企业申请市场经济地位。

    最终,在中国加入WTO后的首次反倾销保卫战中,中国打火机首战告捷——2003年9月13日,会长周大虎在杭州宣布:欧委会刚刚在比利时发表官方公报,正式终止对中国打火机的反倾销调查。这表明中国打火机行业应对欧盟反倾销案取得了完全的胜利。

    从“积极应诉”到“败而不馁”

    两年后,烟具协会接待了一位客人,赛纳集团董事长陈则□。2005年6月12日,他接到了欧盟劳保鞋反倾销调查的战书。为迅速进入“战备状态”,陈则□拜访了东方打火机和大虎打火机。这次交流的成果,在劳保鞋后来的战术中一一反应了出来。

    联合全国涉案企业进行无损害抗辩;单独进行市场经济地位申请争取单独税率——赛纳的应诉之策更是囊括了打火机的两大抗辩战术。8月份,当欧盟在应诉的我国劳保鞋企业中筛选核查企业时,赛纳成为首批4家核查企业之一,通宵达旦准备材料,东方的经验告诉他要在自家的“主战场”扳回一军。

    不只是劳保鞋。欧委会7月另一个立案公告,将反倾销调查延伸到皮面皮鞋及合成革面鞋类,让“中国鞋都”近乎全线告急。温州鞋企迎风而战,60多家企业积极应诉。但欧委会最终在今年2月给出这样的裁定:征收临时反倾销税。

    在如此失利的情况下,东艺、康奈、奥康还是发出了“我们要抗辩”的声音。3月8日,温州、泉州和广东鞋业组成了三地结义抗辩的“大联盟”。3月31日,温州理事长单位会议上,14个理事长单位以“应诉主体”的身份发表了《联合宣言》。前天,4.8%的临时反倾销税开征,温州鞋企有些沉默,但他们都还在忙碌,一手交税,一手抗辩,脚步在坚定前行。
从“被动应付”到“主动出击”

    不只是打火机、鞋类,加入WTO以来,温州出口额从20亿美元迅速增加到去年的60亿美元。同时,眼镜、圆珠笔、低压电器等20多种产品遭遇了贸易壁垒。

    曾来温授课的浙大法学院教授陈剩勇说,在国际贸易市场上,因牵涉各方利益,各种名目繁多的反倾销、绿色壁垒、技术壁垒等手段越来越多地被运用。温州之所以招致较多的“洋官司”,与其经济结构有较大关系。我市基本上以轻工产品为主,有些产品在国际市场上份额较大,加上企业在规范经营上还需进一步加强,这些都极容易招来对方的“贸易弹”。

    面对“贸易弹”,温州企业在教训中思考,在实践摸索中积累了一些可供借鉴的经验:

    变“消极等待”为未雨绸缪,携手国外进口商协会应对。如温州打火机企业联手欧洲打火机进口商协会应对“CR”;利用温州华侨遍布全球的优势,及早了解商业信息,“西班牙烧鞋事件”就是华侨第一时间告知的;建立产品预警信息资料库,供出口企业参考。

    变“单打独斗”为“协同作战”,政府、协会和企业之间协调一致,三方联动。近年来,我市遭遇的几起反倾销案中,温州鞋革协会、眼镜商会、拉链商会、电气行业协会等均发挥了不同程度的作用。

    变“被动应付”为“主动出击”。如2001年土耳其设置了眼镜贸易保护壁垒后,温州明明光学有限公司主动到土耳其投资建厂;哈杉鞋业则在尼日利亚设厂和收购意大利鞋企,绕开贸易壁垒。

    “过去,我们在配额时代发展壮大,现在贸易壁垒也阻挡不了我们发展的步伐。”市鞋革行业协会秘书长朱峰在接受采访时连说两次。

    加入WTO后温企遭遇的“贸易壁垒”案

    2001年11月土耳其对我国出口的眼镜框及太阳眼镜等实行保障措施,温州市眼镜商会和2家企业应诉。最终土耳其决定对我上述产品实施三年的数量限制(配额)措施。

    2002年1月欧盟启动CR法规,温州市烟具行业协会应诉,最终欧盟决定暂缓实施CR法规。

    2002年6月欧盟对华出口的打火机反倾销调查,温州市烟具行业协会组织16家企业联合抗击,最终欧委会终止调查。

    2002年7月美国对进口接地故障断路器337调查,乐清万盛电器有限公司、乐清华美利电气有限公司胜诉,裁定对方专利无效,我方没有侵权。

    2003年1月土耳其对进口水龙头进行保障措施,浙江海霸洁具有限公司应诉。后经国家商务部及行业代表与土耳其政府及起诉方磋商,同意以价格行业自律的方式了结本案。

    2003年4月土耳其对进口门锁反倾销调查,土方最终裁定征收反倾销税。

    2003年5月土耳其对我国出口的圆珠笔、自动铅笔进行反倾销调查,被征收反倾销税。

    2004年1月阿根廷对我国出口的眼镜反倾销调查,初步裁定征收高额倾销税。3家温州企业挺身应诉,推翻初裁,只被要求出口太阳镜3年内不得低于每副0.46美元,对光学框架和老花眼镜不再采取任何反倾销措施。

    2004年6月土耳其对我国出口的拉链进行反倾销调查,我市三得利、雅正、万利应诉。

    2004年7月巴西正式对我国出口的圆珠笔进行反倾销调查,温州制笔业放弃应诉。

    2005年5月欧盟再提“CR”法案,中方企业赴欧游说。2006年2月,“CR”法案实施。

    2005年6月欧盟决定对中国两种劳保鞋实施反倾销调查,温州是全国出口欧盟劳保鞋的主要输出地。

    2005年7月欧盟正式决定对从我国和越南进口的皮面皮鞋及合成革面鞋类开始反倾销调查。

    2006年4月7日欧盟对我国和越南出口的皮鞋开征临时性反倾销税。

    较早实施“走出去”战略的浙江省温州市,出口额从加入世贸组织时的20亿美元迅速增加到去年的60亿美元。但在同时,也先后有眼镜、打火机、鞋类、水产品、低压电器等20多种产品遭遇国际贸易壁垒,案件共计32起。在应诉的18起案件中,已结案14起,胜诉11起,胜率为79%。

    近80%的胜率,是温州企业在教训中思考、在实践中摸索,以积极主动的态度争取来的。而且,他们还逐步形成了具有地方特色、可操作性强的工作机制,尽可能地减少贸易摩擦的产生。

    首先,建立预警机制,变“消极等待”为未雨绸缪。早在2003年6月,温州市就开通了进出口公平贸易网,向企业和社会介绍公平贸易基本知识,指导企业利用世贸组织规则保护产业安全。

    同时,温州在预警信息交流方面下了一番功夫。全力加强与国外进口商协会的合作,携手应对贸易壁垒,如温州打火机企业在应对欧盟贸易壁垒案中,积极与欧洲打火机进口商协会进行沟通与配合,了解最新信息,选择最佳应对方案,把工作做在前面;利用温州华侨遍布世界各地的优势,及早了解商业信息;建立产品预警信息资料库和海外市场准入信息数据库,供出口企业参考;一些知名的温州企业在海外设立了营销窗口,及时为企业发回最新的预警信息。

    其次,多方联动,变“单打独斗”为“协同作战”。突破贸易壁垒首先要发挥政府的作用。温州市较早在外经贸部门设立专门的进出口公平贸易机构,配备专业人员从事应诉指导工作。

    近几年来,温州市先后召集了眼镜、鞋类、圆珠笔、拉链、打火机等5个全国性的反倾销应诉协调会,研究应对方案。针对不少企业“怕麻烦、怕花钱”的思想顾虑以及实际困难,有意识地加强对专业律师的培养,既可降低企业的应诉成本,又使得律师在实践中不断积累经验。此外,还通过举办业务培训会、案例分析会、专题研讨会等形式,邀请国内外专家进行业务培训和指导。

    温州市现有行业协会110多个,在近几年连续发生的贸易壁垒事件中,这些协会发挥了不可替代的化解作用。如在2002年应对欧盟打火机CR法案时,温州市烟具协会组成“中国民间第一团”,随同政府部门出访,在欧盟辗转18天,进行了十多次多边会谈和交涉,促使欧盟原本定于2004年6月19日起强制执行的CR法案搁置。

    专家表示,行业协会在提起反倾销案件诉讼、组织企业应诉、参与预警信息建立等方面,有着政府和企业无法替代的作用。同时,企业也积极参与,充分发挥主体作用。如在美国337调查案件中,面对来自美国电子电线行业龙头企业LEVITON公司的控告,乐清万盛电器和乐清华美电气等企业挺身而出,主动应对。

    再次,及时规避,变“被动应付”为“主动出击”。主动防范、化解各类贸易摩擦,是温州市的一项重要工作经验。2004年“西班牙烧鞋事件”后,温州有12个鞋类商务团前往西班牙考察和沟通,随后,西班牙鞋料配件协会和埃尔切市鞋业协会分别回访,并带来了许多“十分可行”的项目,已经和温州的东艺、康奈等企业进行了洽谈。目前,一个年产450吨再生革的中西合资企业正在运作之中。中国鞋出口到西班牙的数量从事件前的20万双增加到现在的30万双,这是主动沟通化解贸易摩擦的结果。

    鼓励企业在境外投资,合法规避贸易壁垒。如2001年土耳其设置了眼镜贸易保护壁垒后,温州明明光学有限公司主动到土耳其投资建厂,建立了该国第三大眼镜生产企业,带动出口400万美元。还有温州哈杉鞋业有限公司2004年8月收购了意大利威尔逊制鞋有限公司,以应对新的贸易摩擦。

本信息真实性未经威流贸易网证实,仅供您参考。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我要评论】 【打印